上亿农田“生态炸弹”咋拆解?hg0088注册

资讯发布时间:2019-03-31 14:32
上亿农田“生态炸弹”咋拆解?...

近年兴起的无人机植保喷洒效果好且节约药剂。【核心提示】

现代农业生产已几乎离不开农药。蚌埠市平均每亩地每年施用农药200元左右。按每年一麦一稻两季庄稼计算,每亩地除草、防病虫害等,一般要使用30至40瓶(袋)小包装农药,这些瓶、袋大部分被随手丢弃。据统计,蚌埠市每年农药销售量6000多吨,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残留,也会有数百公斤留在农田里。全市常用耕地400多万亩,保守估算,每年有1亿多的农药废弃包装瓶袋没有得到安全处置。

长期以来,农药包装瓶(袋)被随用随弃。田间地头、河塘沟汊,随处可见。瓶、袋本身是难以降解的塑料,而瓶(袋)内残留的农药,含有磷、氮等有毒有害物质。有毒有害物质年复一年的积累,对水体,土壤造成严重污染。

农药包装废弃物因小、散、乱,管理难度大而被忽视。但这种污染的过程是“温水煮青蛙”,一旦污染积累到一定程度,无异于“生态炸弹”,其结果是灾难性的。试想每年1亿多的农药废弃包装瓶(袋)散落在我们周围,在这样的环境中,还如何奢谈健康?

“农药袋农药瓶随地乱扔已经成为农村的环境污染公害。”市农林委科教科科长赵入德说,美丽乡村建设,农村“三大革命”等政策的实施,确实让农村村居环境有了很大改观。但在村庄之外,个别地方环境污染依然严重,尤其是地头田边的一些沟塘,水面漂的,地上扔的都是垃圾塑料袋,其中就包括废弃的农药袋、农药瓶。

随手丢弃,农药包装袋成公害

全市一年农药废弃包装袋在1亿只以上。田间地头、河塘沟汊,随处可见

长青乡石巷村靠近淮河的大片滩地,有成片的蔬菜大棚和麦田。眼下正是小麦返青分蘖时节,也是各类杂草与小麦争肥抢水开始疯长的关键期,各处麦田无一例外要打除草剂。

记者在采访时发现,田间地头的小沟里有不少废弃的农药袋、农药瓶。一位蔬菜种植户说,有些人在他大棚边的小沟里配制农药,配过之后就把塑料袋塑料瓶随地乱扔。他也劝过不要乱扔,但是对方觉得:我把这个袋子瓶子扔在地里,又没扔到你的大棚里,关你什么事?种植户表示很无奈,但是他知道,农药包装袋肯定对水体、对土壤都会造成一定的污染,所以他浇菜都是舍近求远,用潜水泵从淮河里抽水,而不用附近沟渠的水。他也知道,一旦下雨,这些小沟小塘里被污染的毒水还是要被冲到淮河里,还是要被抽回他的大棚里,最后浇到菜上。

石巷村北靠近淮河的区域是饮用水源保护地,供给全市饮用水的黑虎山水厂的取水口就在石巷村北的淮河里。

一个蔬菜种植户向记者说,他每次用完农药之后都会把包装袋带回去,扔在村里设置的垃圾桶里。他对那些随意丢弃农药袋的村民比较反感,觉得那些人缺少环保意识。村委会也有通知,不能乱扔农药瓶、农药袋,他是按着规矩办的。一位正在田边耙地的中年村民说,他用过的农药瓶农药袋,也都带回家去,直接扔在锅灶里和柴火一起烧掉了。

一般农药粉剂、乳油、悬浮剂、颗粒等,分别用袋装、瓶装。为便于一家一户小块田使用,厂家一般都按亩均用量生产小包装农药。也有大包装产品,供规模农业使用,但小包装农药占销售总量的90%以上。

农药残留是我国农产品出口的障碍之一,也是危害公众健康安全的一大问题。一亩地一年到头要用多少农药?蚌埠锦珠植保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胡本锦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

春季小麦除草,要用除草剂2瓶1袋;之后防治赤霉病、白粉病、锈病、蚜虫、红蜘蛛等等,要打两三遍抗病杀虫药,需用8瓶6袋。麦子收割以后,如果种水稻,芽前封闭,需1瓶2袋;芽后处理,需2瓶2袋;防治稻纵卷叶螟、纹枯病等,需2瓶3袋;对落叶病、稻瘟病、稻苞虫、二化螟等进行综合防治,需3瓶4袋。如果种玉米,比种水稻少打一次药。

按一年种小麦、水稻两季算,一亩地全年要用农药18瓶18袋,共36瓶(袋)。

全市常用耕地400多万亩,除去规模农业之外,一年下来,小包装农药使用量保守估计也在1亿只以上。

奖罚不明,收集处置难落实

农药包装废弃物的收集、储存、运输、处置难;农户嫌麻烦,经销商缺动力,难以实行有效回收

从记者实地调查看,农药瓶农药袋的处置方式,可分为这么几种,第一,随手乱扔,这是最普遍的现象,第二是用户收集,然后扔到公共垃圾桶里,混到生活垃圾里装运处理;第三是自行处理。比如像刚才那一户自己在自家锅灶里烧掉,或者是在田野里,随着枯草树枝一起烧掉。但无论哪一种处理方式,都不是环保安全的方式。